您好,欢迎浏览国际汉语教育网!

学员登录

 |  创建桌面  |  联系方式 
 
热线电话:010-82378188
最新动态
业界动态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最新动态 > 业界动态

对外汉语60年回顾:中国对外文化传播繁盛背后

来源:本站   发布时间: 2014-12-02 00:00:00   浏览:11次   [大] [中] [小]
2014/12/2
        1950年,清华大学短期国外培训班的开设,戏剧性的开启了中国汉语文化传播的历程,从此中国文化由被动的传播,正式迈出了对外的第一步。新世纪随着中国影响力的增强,孔子学院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,遍布全球各地,国人高呼的汉语热时代似乎已经到来了,但是由于汉语自身的缺陷传播难度较大,国际汉语教师固定师资严重短缺,中国长期对外的形象并未得到实际的改善,汉语热似乎只停留在国人津津乐道的层面,而来华留学热随着人员的缓慢增加也只是一个口头的口号。审视中国对外汉语发展的60年,或许能给我们带来更多更新的感受。
        起点:蹒跚学步 
        1950年,清华大学短期国外培训班的开设,接受第一批来自东欧国家的留学生,开始了我国来华留学生教育事业新篇章,被誉为“中国汉语文化传播的第一步”。老国企退休职工李同回忆道,那个年代,对于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来说,出国留学几乎是件遥不可及的事情。在政策、外语基础和经济条件等因素的限制下,人们的“留洋梦”只好被搁置下来。而由于当时时代背景的限制,中国文化的传播只有相应严格的输入与被动的输出,而表现形式只是单一的体现为国家指派的接受留学生。而“文革”的到来,近似于对文化严酷的摧残,使李同的“留洋梦”被无限制的搁浅,中国对外文化发展也降至历史发展的冰点。 
        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以后,中国的外交工作受到极左思潮日趋严重的干扰和冲击。中国驻外大使、参赞几乎全部奉调回国参加政治运动,许多人受到批斗,驻外使馆的工作不能正常进行。中国对外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交流和合作基本中断,与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级的互访急剧减少,实际退出了几乎所有的国际组织,也不出席国际会议;外贸进出口大幅度下降;派出的留学人员全部被召回国,也停止接受外国留学生。《时代文学》在记录这段历史时,曾这样描述:“文革时期,中国文学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文学和苏联、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文学的交流均处于隔绝状态,仅与亚非国家还保留着一些联系,然而这种联系随着"文革"的发展也越来越少了。” 据统计,从1950年到1973年,我国各类出国留学和来华的外国人员仅仅只有1万3000人。 
        发展:稳步推进 
        《达·芬奇密码》的作者丹·布朗(Dan Brown)说:“年轻时我对中国文化非常着迷,我记得看世界文化史的地图,我看到罗马帝国的版图从大变小,我也看到其他帝国的板块从大变小,直至消失,只有中华帝国在右上角永远停留着。我认为中华文化一定有永恒和充满活力的地方,避免了其他文明、其他文化颠覆的结局。我的书里面写了很多现代科学,比如大脑神经科学,其实也是对东方古老文化的反应,等于是现代科学重新发现古老东方文明。”和丹·布朗拥有很多东方梦的外国人,在1978年迎来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。 
        在教育国际合作问题重新受到政府的重视,时任领导人的邓小平明确表示,“要派成千成万的人才出国深造,来促进中国各方面的发展。”曾有人回忆当时的情景:“1978年6月23日下午的中南海,邓小平同志听取教育部关于清华大学工作汇报时说:我赞成留学生的数量增大……要成千成万地派,不是只派十个八个。教育部研究一下,花多少钱,值得。今年三四千,明年万把人。这是5年内快见成效、提高中国科教水平的重要方法之一。当时出席会议的有方毅、蒋南翔、刘西尧、刘达等。根据小平同志的指示,教育部于1978年7月11日即向中央报送了《关于加大选派留学生数量的报告》。” 
        当年12月,首批52名国家公派访问学者飞赴美国,开启了中国人“走出去”的新时代。正是在这一年,北京语言大学正式建立来华留学生现代汉语本科专业招生,而这个专业在之前的两年内一直叫现代汉语专业。至此,中国“走出去”和“迎进来”的对外文化发展交流大计就此实施,中国开始了让世界重新审视自身之旅。 
        孟国庆就是1978年公派赴外留学生热潮中的一员。1978年以前,孟国庆一直在山东一个小县城里工作,有一天,劳动休息时,偶然从地头的一份旧报纸上读到国家要扩大派遣留学生的消息,使得他兴奋异常。由于选派手续十分复杂而时间又相当仓促,孟国庆这一批考生直到第二天临考前才在考场门口拿到“准考证”。“准考证”都来不及盖骑缝章,仅仅用圆珠笔在照片上画了两道线。 
        后来孟国庆回忆到:中学时我的英语成绩不错,所以考前自我感觉非常好,简直有点志在必得的劲头。但考卷一发下来我就傻眼了。考卷上有一种选择题,其中供选择的4个答案看来都不错,但正确答案只有一个。如今这种出题形式大家已经司空见惯,但当时确实难倒了不少“英雄汉”,面对考卷我迟迟不敢下笔。我当时一心把“宝”押在笔试上。谁知道笔试竟是如此“惨不忍睹”。要不是怕回去不好交账,我连口试都不想参加了。而面对3位“铁面判官”时,我结结巴巴差点连舌头都不听使唤,但结果令孟国庆意外的是,仅靠当时他那糟糕的表现,居然入选了。 
        和孟国庆通过考进公派留学生的不同,林毅夫则有另一段传奇的经历,造就使他成为中国对外开放后第一个“海归”经济学博士。1979年5月16日,林毅夫由金门泅水横渡到大陆,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。投奔大陆之后,他进入了北京大学经济系学习。1980年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、芝加哥大学荣誉教授西奥多·舒尔茨到访北大,北大为找一个翻译颇费了一番心思,林毅夫自然成为给舒尔茨做翻译的惟一人选。这个意外的机会,为他打开了通往世界经济学最高殿堂的大门。 舒尔茨对林毅夫的翻译非常赞赏,并通过其介绍,林毅夫顺利的远渡重洋,留学芝加哥大学。 
        在1978年后的10年间,以公派生为主流的留学生被派向了当时世界上先进的美、英、日、德、法,还有北欧、加拿大、比利时等国家,每年派出的数量为3000人。从1978年到2007年底,我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121.2万人,出国留学规模由1978年的860人发展到2007年的14.45万人,30年扩大168倍。以留学身份出国在外的留学人员有89.2万人,遍布世界五大洲1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 
        繁盛:浮华的背后有泡沫 
        2004年11月21日,全球第一所“孔子学院”在韩国首都首尔挂牌。尽管冠以孔子之名,孔子学院最大的功能并不是宣扬孔子思想,而是“推广汉语文化的非营利性教育和文化交流机构”,主要内容就是教外国人学汉语。截至2010年10月,全球已建立322所孔子学院和369个孔子课堂,共计691所,分布在96个国家(地区)。孔子学院设在91国共322所,国内61所高校和机构参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办学,主要提供到国外教授中文的教师和招募志愿者。有舆论这样认为:孔子学院已成为体现中国“软实力”的最亮品牌,已经成为当代中国“走出去”的符号。 
        尽管孔子学院发展迅速,创办不到 10 年的全球规模已经大大超越了已有近 60 年历史的德国歌德学院 ,但是有学者提出,孔子学院的摊子虽然大,但其深度远远不够,仅仅是教汉语和练太极拳之类。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张鸣更是直言不讳的指出:师资和教材是孔子学院发展的一个根本性的瓶颈,说不好听的话,你根本不具备办学的条件,在国内这是要被“取缔”的。但是,你居然就办了,还办了这么多。我觉得,可能要慎重一点,慢慢做起来。可是钱一多了,就遍地开花,追求数量,这是中国的一个老毛病了,基本上是没戏的。 
        虽然有不同的声音,孔子学院仍然以惊人的速度在全球发展,而在孔子学院的推动下,第一个汉语热高潮席卷全球。据统计,全球共有85个国家的2300余所高校开设汉语课程,而正在学习中文的外国人数量更达3000万人之巨。 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对外影响力的话,不得不说起2008年的奥运会。在2007年来华留学和公派留学取得阶段性的突破之后,2008年奥运会,作为有着很高知名度和很大影响力的体育盛会,无疑让全球重新认识了中国,也是在这一年来华留学人数首次突破20万。教育部的官方网站这样介绍来华留学生的情况:“改革开放30年来,中国已成为世界各国学子向往的留学目的地,来华留学生们在中国学到了知识,了解中国历史文化及时代风貌,对中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。南方雨雪冰冻灾害和四川大地震发生后,在华留学生和留华毕业生们纷纷踊跃捐款捐物,以各种方式向灾区人民伸出援助之手。北京奥运会、残奥会举办期间,也随处可见各国留学生志愿者们忙碌的身影。” 
        据2008年不完全统计,来华留学的国际人士遍及了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,他们中已有30多人担任了本国部一级的领导职务,有20多位先后担任驻华大使,还有200多人在各国大学担任教授或副教授。他们不仅为本国的建设和发展出力,并为促进本国和中国的交流与合作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,在当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和来华留学生均突破120万人。东方汉院李海华校长认为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扩大,未来这个数字将会呈几何形状增长。 
        来自印度的魏汉偶然接触到中国的“方块字”,让他就此迷上了中国文化。在印度尼赫鲁大学中文系毕业后,魏汉获得了赴中国交流一年的机会,这段经历竟让他不愿再离开中国了。他说:“我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感兴趣,中国的茶、中国的酒文化,还有春节、端午节,有很多节日,挺有意思。上课的时候老师给我们讲各个方面的知识,比如中国的文化、社会、政治,我越学越感兴趣,就想多一些了解,那个时候我想要留在中国。” 像魏汉这样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并不在少数,来自亚美尼亚的小伙GAGO甚至直言告诉笔者,我喜欢中国,我要找个中国媳妇,我不想再回亚美尼亚的家。 
        尽管全球“汉语热”一浪高过一浪,但是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,这些仅仅是表象,中国对外汉语推广之路仍然举步维艰。在上海师范大学校庆五十周年学术活动·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中,时任上海师范大学校长俞立中曾举例说,在德国莱比锡大学,现在有大约250名学中文的学生,其中每年入学的新生大约50名,但坚持到最后毕业的就只剩下10名左右了。为什么这么多人半途而废?一方面德国人学汉语要比学英语、法语甚至俄语耗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。但是除此以外,师资力量不够是原因之一。虽然德国已经有70多所中学开设了中文课程,但这些课程大部分是以兴趣小组的形式出现,一所几百人的中学里一般只有一两名老师教汉语,而且其中很多汉语教师都没有接受过专门的师范培训。 
        语言传播仅仅是中国对外汉语传播的一个障碍,教材、师资严重不足,注定成为中国语言对外的传播的软肋。海外汉语考试中心不普及也是影响汉语推广的原因之一,全世界除中国大陆以外,也只有63家考试中心,分布在20多个城市里,平均下来,每个国家也就只能有2家考试中心,大大限制了参与考试的人数。 
        2010 年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-2020年)》出台,在制度中提出来华留学生将在2020年达到50万人。退休国企职工李同仍认为:“尽管未来中国文化软实力——中国文化传播的实力增强,但是中国“走出去”和“请进来”的文化传播之路仍然很漫长,中国仍未迎来真正的汉语热时代。”
文章来源:北青网
<<< 返回列表
相关链接
  • 上一篇文章:世界语言大会在苏州举行 全球近100个国家和地区参会
  • 下一篇文章:“汉语盘点2014”国际字解读
  •  

    最新动态

    业界动态

    海外动态

    就业信息

    硕士博士

    韩国硕士/博士

    韩国访问学者

    泰国硕士/博士

    服务导航

    在线咨询

    学员登录

    在线支付

    资料下载

    网络课程

    QQ 客服

    网站首页  |  网站首页  |  最新动态  |  硕士博士  |  中文教师  |  岗位信息  |  中文学习  |  语言文化  |  关于我们  |  English


    Copyright © 2003-2021 国际汉语教育网

    联系电话:010-82378188 010-82378826 邮箱:chinalanguage@foxmail.com

    京ICP备10018251号-1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