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浏览国际汉语教育网!

学员登录

 |  创建桌面  |  联系方式 
 
热线电话:010-82378188
语言文化
往事钩沉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语言文化 > 往事钩沉

王希杰教授:我的老师方光焘

来源:本站   发布时间: 2013-10-06 00:00:00   浏览:69次   [大] [中] [小]
2013/10/6
标签:  方光焘  教育分类: 往事钩沉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  工资
     1963年夏天,我毕业留校,在语法理论研究室,当实习研究员——助教。
     到主任方光焘教授家去报到,在他的书房里,方先生突然问我:
    “你父亲拿多少工资?”
     方先生知道,我父亲是江苏省农业厅厅长。我们毕业的时候,匡亚明校长主持全校师生大会,欢送应届毕业生,我父亲代表毕业生家长讲话的。
     我说:“180元。”
     方老师笑着说:“哦,就同我们中文系的副教授一样多,同王气中、陈赢他们一样多。”
     我从他的笑容中,体会到了他的言外之意:高级知识分子高于高干。
     后来,我对爸爸说到方先生的话,爸爸说: 
    “他们是高级知识分子!国家的财富。像你们方先生,中国有多少?他们贡献大,应当拿高工资。国家再困难,也拿得出这笔钱的。我们是干革命的,不能同他们相比,想发财,我们当初就不去干革命了,革命同发财是两码子事情。”
     方教授的工资是330元,当时是普通工人的十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  同日本军官对话
     当年与方先生的研究生陆学海同屋,我们每晚散步。秋天里,我们常常到珠江路口,在一家小店,点二三只螃蟹,打一二两小酒,然后海阔天空,随意侃侃,谈得最多的当然是我们老师方先生。陆师兄对我说:
     上海沦陷之后,方先生在上海。有一天,方先生到内山书店,翻阅日文书籍。一个日本军官带几个日本士兵闯进来检查。日本军官看到方先生看日文书,料定他会说日本话,就同方先生聊天,日本军官大肆夸耀日本军队的胜利,说:“大和民族的特点,就是:胜利来得特别的迅速!”
方先生用日语回答说: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大和民族还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——
     失败来得也非常迅速!”
     鬼子军官变了脸,勃然大怒。但是,在内山书店里,光天化日之下,也不便发作,小鬼子军官走了。
     方先生知道,小鬼子不会轻易罢休的。方先生赶快回家,迅速离开了上海。
     我们很佩服方先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  老教授遇到新问题
     南京大学中文系,有许多很会讲课的老师,胡小石、方光焘、陈瘦竹等都是。
     但是,老教授遇到了新问题。方先生给我们班上课并不太受欢迎。一来,他自己开刀之后,体力不行了;二来,我们班上调干生多,年纪比较大,更重要的还是学习语言专门化,是领导的安排,自己对语言学没有多大的兴趣;第三,他讲的内容太高深,他过高地估计了学生的水平;第四,那是三年困难时期,吃不饱。
     方先生上课,逻辑性特强。奇怪的是,学文学专门化的,也有人来听讲,被方先生的逻辑性吸引了。
中文系的人都知道,方先生开的课常常是学期要结束了,课还没有讲完。因为他喜欢:开场白。开场白之前的几句话,绪论之前的必要的交待,交待之前先说一个问题。有人夸张地说,方先生有的课程,学期结束了,绪论还没有讲完。
     我们班上的人虽然不很认真听他的课,但是都佩服他的学问的确大。
     我老了之后想过,方先生晚年上课效果不佳,也有代沟问题。
     老太老头上课,效果往往不如年轻教师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  不媚俗
     去年五月,在某学校主持博士生论文答辩。
     因为论文太专门,有的答辩委员说:“建议作者写得通俗点,让大家看得懂。”
     我说:“不要这样,博士论文是写给本专业专家看的,不是科普读物,不是少儿读物,不需要适应非本专业读者的胃口。”
     我说了我的老师的事情:
     1962年,方光焘老师在《江海学刊》上发表了关于语言和言语的论文,编辑部转给作者方光焘教授一封读者来信,那个读者说,我是因为你方某的大名才买这本杂志的,但是,看不懂,上当了,受骗了。
     方老师对我们说:
    “我的文章不是写给你看的,我没有叫你来买这本杂志,怎么是我骗你!你看不懂关我什么事情?”
     我们年轻的时候,常常引用马克思的话——
     你想欣赏贝多芬,就得有欣赏音乐的耳朵!
     所以,我在答辩会上,坚持一个原则:博士论文不可以写成通俗读物!博士学位论文不要迁就非专业人士的口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  多疑
     窗外,大雪,塞外的大雪,贺兰山下人烟少。
     室内,暖气,花儿在开放,新近插枝的,也发出了娇嫩幼芽。
     昨天,宁夏出版社的小柳说,为什么人才叫做“人才”?“才”是时间词,刚才的意思,表示的是刚刚出生的幼芽,如此,“人才”者,人的幼芽也。如此,老夫往七十上走,就不算什么人才了。对呀,招聘人才的,首先确定年龄!
     这是刚才身在室内,望着窗外白雪时的一点念头。心里突然想到,人老了,就会多疑。俗话说“老小孩”,老人有时就像一个小孩子。
     1964年春天,一个下午,我同卞觉非一同去上班,到方先生家的会客室去。我们刚坐下,方先生下楼了,比往常要早。方先生把卞觉非叫到楼上,很久很久,方先生下楼了,叫我去找学生的辅导员,我奉命去了。我带了那个学生辅导员来,他一再问我,方先生找他什么事?按理说,方先生没有什么必要找他的。我反复告诉他,我什么也不知道,这个辅导员上楼去了。
     卞觉非下楼了。
     卞觉非才告诉我:
     有一个学生说,语言和言语的讨论,只有方光焘和高名凯之中一个人死后,才会中止。传到方先生耳朵里了。方先生认为,一个大学生,懂什么?大概,一定(显然)是中文系的什么领导对方先生不满意,是他们这样说的,通过辅导员传到大学生中间去的。
卞觉非是调干生,很会做思想工作。他反复说,绝不是这样的,中文系领导和师生,大家都关心方先生的,这是个别大学生随便说说,同中文系领导绝无关系的。
     方先生根本不相信,甚至怀疑起老卞了。
     于是提出叫辅导员来对质。
     卞要去找辅导员,方反对,他怕卞串联。
     卞说下楼叫我去找辅导员来对质,方不同意,他怕卞同我串联。
     方先生把卞留在他的书房里,自己下楼叫我去找辅导员来对质,一直等到辅导员上了楼,方先生才让卞觉非下楼。
     事实是,不久之后,方先生走了,而高先生在方走后的不久,也走了。
     我也老了,想想我们的老师年老之后,同许多老人一样,多疑,也有一点像小孩子了。
     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,分析研究老年的心态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摘自王希杰著<<言为心声>>(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)
<<< 返回列表
相关链接
  • 上一篇文章:施光亨 王绍新:行云流水去无痕
  • 下一篇文章:怀念李景蕙教授
  •  

    语言文化

    语言研究

    教学研究

    二语习得

    往事钩沉

    语言战略

    中国文化

    硕士博士

    韩国硕士/博士

    韩国访问学者

    泰国硕士/博士

    服务导航

    在线咨询

    学员登录

    在线支付

    资料下载

    网络课程

    QQ 客服

    网站首页  |  网站首页  |  最新动态  |  硕士博士  |  中文教师  |  岗位信息  |  中文学习  |  语言文化  |  关于我们  |  English


    Copyright © 2003-2021 国际汉语教育网

    联系电话:010-82378188 010-82378826 邮箱:chinalanguage@foxmail.com

    京ICP备10018251号-1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36号